誠信為本
        量力而為
        當前位置:峰彙在線 外彙知識 外彙理論書籍 正文

        3.5 第一次實踐

        兩星期的培訓課終於結束了,全班同學都躍躍欲試,渴望實戰的來臨。我們在元旦假期之後返回了芝加哥,來到了傑克遜大街上與期貨交易所大樓並肩而立的保險大廈。大廈8層的一個巨大的辦公室就是我們的工作間,我們每人都分到了一張桌子。

        這些桌子成對排列,共有6對,每一對之間都有6英尺(1英尺約合0.3048米)的間隔。我們都有機會挑選桌子,這意味著我們可以選擇誰將在接下來的日子裏與我們並肩作戰。每一張桌子上都有一部單獨連線的直撥電話。

        海龜們每個星期都會拿到一張表,上麵列明了我們所參與的每一個市場中每100萬美元的交易賬戶所對應的合約交易量。不過,為了簡化交易過程,裏奇和比爾要求我們在每一個市場中都使用同樣大小的頭寸單位:3份合約。對我們所交易的每一種合約,我們的最大頭寸規模都是4個單位,也就是12份合約。這大致上與一個5萬~10萬美元的賬戶相對應。

        我們對自己的賬戶有完全的支配權,可以做任何我們想做的交易,隻要我們能說明每一筆交易的原因,井大致上遵循我們的係統。我們在第一個月裏都要寫自己的日誌,在裏麵注明每一筆交易的原因。我的記錄大多都是這類風格:“在400美元時買入,因為根據係統2來看,這是一個60日突破。”

        新年伊始,1984年2月份的民用燃料油的價格就從0.80美元上漲到了0.84美元,於是我遵照係統的要求買入了3份合約。這筆交易立即贏利,而我在短短幾天內就買足了12份合約的上限。在接下來的幾天內,我們的“交易室”內充斥著買入命令和歡聲笑語:民用燃料油的價格在不到一星期內就蹲升到了。0.98美元。

        那個年代還沒有電腦自動打印的價格走勢圖一說。我們隻能看《期貨觀察》(Commodities Perspective)上的圖表,這是一份小報,當月交易活躍的期貨合約大多都有走勢圖登出。由於這些圖表每星期才更新一次,我們在每一個交易日結束後還得用鉛筆在上麵補充新的走勢。

        但說到2月份的民用燃料油合約,這個方法就不太管用了,因為這些合約還有兩個星期就要到期,《期貨觀察》不再報道它們。問題在於我們隻能用老圖表,而老圖表上的最高價隻有0.90美元左右,因為上一年的最高點也不過是0.89美元。這意味著最新價格成了名副其實的“表外”信息。情急之下,我把上個星期的舊圖表上沒有價格信息的空白處剪下來一塊,接到了這張圖的上方,算是續上了一段。最終,我所記錄的價格走勢比原來的圖高出了12英寸(1英寸約合2.54厘米)。

        就在這個過程中,我注意到了一件令我吃驚的事。事實上,這件事直到今天還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是唯一一個買足12份合約的海龜。其他海龜都因為某種無法解釋的原因而沒有遵守裏奇和比爾所傳授的係統。

        為什麼?因為他們害怕出師不利?因為2月份的民用燃料油合約還有幾個星期就要到期?還是僅僅因為他們偏好更保守的交易風格?我不知道。但我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都上了同我一模一樣的培訓課,但卻沒有一個在2月份的民用燃料油上滿倉?(我們都用“滿倉”這個詞來形容買足4個頭寸單位的情況。)

        裏奇和比爾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我們不要錯過趨勢,但僅僅過了幾個星期,許多海龜就在一個大趨勢麵前坐失良機。如果我們用來交易的是一個正常的100萬美元賬戶,我們的一個頭寸單位應該是18份合約,而不是3份合約,這意味著我能在這次交易中賺到50萬美元,也就是50%的利潤。

        就在我發現我是唯一一個滿倉的海龜後,市場動蕩了幾天。民用燃料油從每股0.98美元左右的高位下跌到了每股0.94美元,每份合約下跌大約1200美元。在市場連續下調兩天後,我又注意到了另一件有趣的事。

        根據裏奇和比爾的培訓,當市場短期下調時,正確的做怯明顯是持倉等待,聽憑利潤下降。我就是這麼做的:在價格下跌的過程中,我始終持有全部12份合約。在幾天之內,我的利潤就從5萬美元下降到了3.5萬美元。但其他幾個也持有大頭寸的海龜並沒有這麼做,當目睹利潤快速蒸發後,他們匆匆忙忙地清倉退出了。

        接下來,市場複蘇了。第二天,價格繼續上揚。很快,市場就突破了前期每股0.98美元的高點,一路攀升到了每股1.05美元。就在合約到期前的一兩天,市場升到了頂峰。

        這時候,戴爾從裏奇的辦公室裏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裏奇可不想真的去提貨,於是我在每股1.03美元的價格將12份合約全部出手,距離2月份合約的1.053美元的最高價隻有咫尺之遙。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我們並不會因為一期合約即將到期就退出。我們隻是將頭寸轉向下一期合約,也就是退出當月就要到期的頭寸,轉而持有下一個月的頭寸。但這一次的情況有所不同,因為這次趨勢僅限於1984年2月份的合約,沒有滾動交易的理由。這也意味著我隻有盯住2月份的合約才能抓住這次趨勢。

        圖3-1就是1984年2月份民用燃料油合約的價格走勢,以及我在海龜們遇到的這第一個大趨勢中的進入和退出點。《海龜交易法則》

        這次交易結束後,我的賬戶獲利78000美元。就因為我堅持了我們所學習的方法,我得到了回報,贏利幾乎是其他任何一個海龜的3倍之多。幾個像我一樣持有大頭寸的海龜全部在上一次回調的最低點退出,最終錯過了這波趨勢的整整一半。至於那些根本沒有參與這次交易的海龜,自然是一無所獲。

        是否贏利與贏利多少與掌握的知識毫無關係,完全是情緒和心理因素造成的。對我來說,這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我們所學習的內容完全一樣,但我在一月份的回報率是其他海龜的3倍以上。他們都是非常聰明的人,而且師從於那個時代最著名的交易者。他們中的幾個人將在幾年之後跨入世界頂尖交易者的行列,但在一開始的那個實習期內,他們並沒有執行我們的策略。

        在此後的歲月中,我無數次地體會到情緒和心理優勢才是成功交易的首要因素。這一次是我第一次領略這種理念,也是我第一次在實踐中見證它。

        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標題及鏈接:峰彙在線 » 3.5 第一次實踐